華語(yǔ)網(wǎng)_語(yǔ)文知識_初中語(yǔ)文_小學(xué)語(yǔ)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

首頁(yè) > 閱讀世界 > 現代文閱讀 > 散文隨筆

西藏之思

[移動(dòng)版] 作者:1215732565

作者:李令霞

一提及西藏,或許人們腦海中就會(huì )浮現出這樣的畫(huà)面:藍藍的天空飄著(zhù)朵朵白云,藍天下。無(wú)邊的大草原上,潔白的羊群悠然地啃著(zhù)青草:身著(zhù)繡有精美圖案的藏服的牧羊人深情地拉著(zhù)馬頭琴歌唱,音調低婉而悠長(cháng);遠處高聳的雪山上,雪蓮花正美麗地綻放;神秘的拉薩城,在陽(yáng)光照耀下,閃著(zhù)熠熠的光芒……

可是,剛從西藏回來(lái)的朋友卻說(shuō)不是這樣。

她無(wú)限失望地為我描繪了這樣的情形:空氣中到處彌漫著(zhù)刺鼻的牛糞味。牛是普通的牛,與我們這兒的牛并無(wú)多大區別。家家戶(hù)戶(hù)的墻上貼滿(mǎn)了牛糞,等著(zhù)曬干了作燃料;尋不到珍貴的藏獒的影子,也無(wú)緣親睹“高原之舟”牦牛的剽悍;山峰上是否開(kāi)著(zhù)雪蓮,更不得而知。

不可思議的是,朋友說(shuō),有一回她去拉薩市里?诳柿,花十元錢(qián)買(mǎi)了根甘蔗(內地的),剛吃幾口,突然冒出兩個(gè)小孩,七八歲左右,伸出臟乎乎的小手示意要她的甘蔗,朋友不給,兩個(gè)小孩就向兩只臟手上吐滿(mǎn)唾沫往朋友身上抹。還有一次,她買(mǎi)了一瓶礦泉水,沒(méi)喝幾口,“蹭”一下從后面追上來(lái)一個(gè)小孩,比比劃劃要她手里的水。不給,那小孩就嘰哩呱啦著(zhù)撲過(guò)來(lái)往她身上吐唾沫。更可氣的是,和小孩同行的老人,大約是他的奶奶罷,在一旁看著(zhù)這一切,既不制止,也不呵斥,完全一副無(wú)動(dòng)于衷的樣子。

因為缺水,這里的人們一年也難得洗上一次澡,就連愛(ài)美的年輕姑娘也無(wú)奈。男男女女都留著(zhù)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頭發(fā),盤(pán)在頭上,上面落滿(mǎn)了灰塵和草屑;身上的衣服又臟又破,似乎幾月幾年都沒(méi)有洗,也沒(méi)有補;上面總透著(zhù)難聞的牛糞味。他們的臉龐,總是一樣的粗糙而黝黑。

可笑的是,出了拉薩城不足幾百米,不分男女,只要需要。他們就會(huì )毫不忌諱地隨地大小便。難怪乎叫“拉薩”呢,朋友調侃地說(shuō)。

這無(wú)疑讓人惋惜、不平和失望。

這就是西藏,以她的未知和無(wú)知保持著(zhù)她原始、永久的荒蠻。我想。

荒蠻是什么?是簡(jiǎn)單,是粗糲,是毫不彎曲的憨直;是對千年草原的接受與適應,是對意圖的掩埋,是把復雜的邏輯文明化作了樸拙。這里的主調,不是虛張聲勢的蒼涼,不是故弄玄虛的神秘。也不是炊煙繚繞的世俗。有點(diǎn)蒼涼,有點(diǎn)神秘,有點(diǎn)世俗,蒙受災難時(shí)悲情漫漫,處于平和時(shí)淡然漠然。

西藏,在現代文明的觸角還未觸及她胸膛的今天,像冰山雪峰上無(wú)人能采摘的雪蓮花,散發(fā)著(zhù)幽幽的清香;又像世間遺落的一枚寶石。雖落滿(mǎn)了塵土,卻依然保持著(zhù)最初的色澤和光芒。她是如此地樸素、自然。

莊子與老子曾開(kāi)口:把文明與自然一起放在面前,我們只選自然。要講文明之道,惟一的道就是自然。

慶幸的是,如今的西藏,還保持著(zhù)她的簡(jiǎn)單,她的自然,甚至她的荒蠻?墒,多年、幾年以后,是否還會(huì )風(fēng)采依然?

更多有關(guān)西藏的作品

查看更多西藏 之思資料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