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t9g44"></code>
  • 華語(yǔ)網(wǎng)_語(yǔ)文知識_初中語(yǔ)文_小學(xué)語(yǔ)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

    首頁(yè) > 高中語(yǔ)文閱讀訓練 > 現代文閱讀 > 高三語(yǔ)文閱讀試題

    歐·亨利《餐館和玫瑰》高三小說(shuō)閱讀題及答案

    [移動(dòng)版] 作者:

    歐·亨利《餐館和玫瑰》高三小說(shuō)閱讀題及答案

    波西·卡林頓小姐出生在那個(gè)叫做酸果蔓角的小鎮,一開(kāi)頭就背上了姓“博格斯”的不利條件。十八歲的時(shí)候,她改用“卡林頓”作為姓,來(lái)到了紐約,開(kāi)始了她的演員生涯,現在的她正聲譽(yù)鵲起,紅得發(fā)紫;那個(gè)精明的經(jīng)理蒂莫西·戈爾茨坦讓她簽了合同,答應在下一個(gè)季度主演新劇《華燈初上》。

    隨即就有一個(gè)姓海史密斯的演員來(lái)找蒂莫西先生,申請擔任“索爾·海托塞”一角,也就是《華燈初上》里主要的滑稽男演員。戈爾茨坦說(shuō),“卡林頓小姐已經(jīng)回絕了本市五六個(gè)最好的扮演鄉巴佬的演員。她聲明,如果物色不到最好的‘海托塞’,她就不登臺。你知道,她是在鄉村長(cháng)大的,百老匯的蘭花在頭發(fā)上插根稻草,就想把自己說(shuō)成是苜蓿,可誆不了她,她要貨真價(jià)實(shí)的東西。’哎,你想扮演‘索爾·海托塞’,首先要打通卡林頓小姐這一關(guān)。”

    第二天,海史密斯乘了火車(chē)去酸果蔓角。他在那個(gè)死氣沉沉的,偏僻的小鎮呆了三天。

    此時(shí)的卡林頓小姐正如往常閑暇時(shí)一樣,在一家位于地下室的空氣污濁的小餐館內和她的“追隨者們”談笑風(fēng)生,她身材纖巧,美麗迷人,充滿(mǎn)活力,得意非凡。十一點(diǎn)三刻,一個(gè)瘦長(cháng)、倉皇、猶豫的年輕人走進(jìn)了餐館,他長(cháng)著(zhù)一頭淡黃色的頭發(fā),傻乎乎地張著(zhù)嘴,被餐館里的燈光和人們嚇得手足無(wú)措,狼狽不堪。他穿著(zhù)一套白胡桃色的衣服,打了一條鮮藍色的領(lǐng)帶,衣服很不合身,瘦嶙嶙的手腕和穿白襪子的腳踝露在外面有四英寸之多。他睜大眼睛,打量著(zhù)周?chē),正如?jiàn)到豬玀闖進(jìn)了土豆地的人一樣。他終于看到了卡林頓小姐。他咧開(kāi)嘴笑了,又高興又窘迫地紅著(zhù)臉站起來(lái),朝她的桌子那兒走去。“你好嗎,波西小姐?”他帶著(zhù)無(wú)可置疑的鄉土音說(shuō)。“你還記得我嗎?——我是比爾·薩默斯——住在鐵匠鋪后面的薩默斯家的。”“嘿,什么!”卡林頓小姐興致勃勃地插嘴說(shuō),“你從酸果蔓角來(lái)?”那個(gè)年輕人接著(zhù)說(shuō),“是的,你知道嗎?哈姆·賴(lài)利信了教;布利塞斯老太太把她的房子賣(mài)給了斯普納船長(cháng);你的威利叔叔給選上當警官。” “喂,諸位!”卡林頓小姐忽然對她的同伴說(shuō),“我要失陪一會(huì )兒。”她把他拖到角落里一張單獨的桌子那兒。“我仿佛記不起誰(shuí)是比爾·薩默斯了。”她瞅著(zhù)那個(gè)鄉下年輕人的天真的藍眼睛,沉思地說(shuō)。“不過(guò)薩默斯一家我是認識的。你最近有沒(méi)有見(jiàn)到我家里的人?”“波西小姐,”年輕人認真地說(shuō)道,“兩三天以前,我還去過(guò)你家。”“媽媽好不好?”卡林頓小姐問(wèn)道。“我最近一次見(jiàn)到她時(shí),她正坐在陽(yáng)光下面。我問(wèn)她為什么不往后挪一點(diǎn)。‘威廉,’她這樣說(shuō),‘我一有空就坐在這兒,望著(zhù)那條路,等著(zhù)波西,直到天黑。’我老是覺(jué)得,當她厭倦了外面的世界,想起她的老媽媽時(shí),她仍舊會(huì )從那條路回來(lái)的。”“我出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”“比爾”結束道,“我在前門(mén)臺階那兒把這摘了下來(lái)。我知道你一定喜歡老家帶來(lái)的東西。”他從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朵玫瑰——一朵絲絨一般柔媚,芳香四溢的黃玫瑰,它在餐館惡濁的氣氛中耷拉著(zhù)腦袋,正象一個(gè)少女在古羅馬競技場(chǎng)上群獅熱辣辣的呼吸下垂著(zhù)頭一樣?诸D小姐的尖銳然而悅耳的笑聲在樂(lè )隊演奏的《風(fēng)信子》的旋律中響了起來(lái)。“哎呀!”她快活地嚷道,“還有比那些地方更死氣沉沉的嗎?如今讓我在酸果蔓角待兩個(gè)鐘頭,我都受不了。嗯,薩默斯先生,我見(jiàn)到你非常愉快。我想我現在要趕回旅館去睡我的美容覺(jué)了。”她把那朵黃玫瑰塞在她綺麗精致的綢衣服的前襟里,站起身,傲慢地朝戈爾茨坦先生點(diǎn)點(diǎn)頭。

    隨機推薦
    久草影院,日日摸天天摸人人看,超91国产高清,亚洲自偷自偷在线制服